主页 > 申博诡异 > 上诉庭:公民抗命必违法 案情严重不考虑 不轻易加刑 >

上诉庭:公民抗命必违法 案情严重不考虑 不轻易加刑

时间:2019-12-01 编辑:

13名社运人士在2014年立法会财委会审议新界东北拨款时冲击立法会,被判非法集结罪成,早前上诉庭裁定由社会服务令改判入狱8至13个月,其中一名被告严敏华以公民抗命答辩。上诉庭在13人上诉期限届满前一天颁布判词,指出公民抗命本身涉及犯法手段,必然违反《基本法》第42条守法要求,如果干犯刑事罪行,不能以公民抗命为罪行开脱。

上诉庭批评,新界东北案件被告,当日行为「罔顾法律,并以暴力严重破坏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的扰乱行为」,不符合公民抗命精神,故认为量刑时主要考虑惩罚及阻吓,而给予公民抗命、为新界东北受影响居民发声等动机很少比重,认为即时监禁是必然结果。据悉,13名示威者倾向提出上诉。

相关文章:戴耀廷:上诉庭「补镬」 惟狭窄演绎公民抗命

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(中)、潘兆初(左)及彭伟昌颁布判词。

有别于公民广场案,新界东北判词由三名法官共同撰写,也未提及「歪风」等较情绪化字眼。值得留意的是,杨振权「歪风论」本身是判词的附带意见(obiter dictum),不直接构成判刑指引或约束下级法院裁决,但今次公民抗命分析则是量刑分析一部分,对往后裁决有指导意义。

香港终院非常任法官贺辅明勋爵,曾在英国案例R v Jones (Margaret)中釐订公民抗命原则,包括公民抗命必须节制、不过分影响公众,犯事后会认罪及接受刑罚,证明信念真挚。

上诉庭在新界东北判词中分析该案,认为公民抗命必然犯法,但量刑时可以犯案背后动机,并认为贺辅明勋爵案中提及是案情轻微案件,如果案情严重,法庭要给执法给予更高比重,「若犯案情节严重,如涉及暴力,则如上文所述,法庭需要给予惩罚和阻吓这两个判刑元素较大的比重,而给予『公民抗命』这个犯案动机较少的比重,或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下,不给予任何比重。」。

上诉庭强调,法庭考虑公民抗命动机时,不等于认同或者否定犯案者理念,因为「法庭从来都不会对政治议题作出裁断」。

上诉庭又指出,公民抗命犯案者通常会认罪接受刑罚,但引述贺辅明勋爵也留意到英国有抗争者以公民抗命不认罪,「意图用刑事检控法律程序作为继续抗争的手法,务求法庭对他们的意见或诉求的是非曲直作出裁断,或把法庭变成一个平台,让他们就相关的议题向媒体发声」,遭贺辅明勋爵严厉批评。

上诉庭又分析原审裁判官并无考虑案中阻吓性,案中除了其中一名被告黄根源表示悔意,其他被告并无悔意。上诉庭批评被告「显示他们自以为是,可以肆意行事的心态」,所以必须考虑阻吓重犯,加上考虑到给公民抗命很少比重,认为即时判刑恰当,别无其他判刑选项。

13名社运人士被控非法集结罪成。资料图片

上诉庭又指出,东北案中重要情节是被告暴力冲击的目标是立法会大楼,而法庭需要维护立法会尊严、保障合法和平集会人士权利。上诉庭指出,使用暴力手法冲击立法会大楼,会构成加重罪责因素,判刑必须具足够阻吓力,「一方面,要阻吓他们重犯,另一方面,要阻吓他人模仿他们以暴力冲击立法会的严重不法行为」。

上诉庭指出,原审是与讼双方没有向案中证人、时任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或时任财委会主席吴亮星询问,是否因冲击立法会大楼提早结束财委会会议,但提醒如果有这方面证据,会进一步加重罪责。

此外,由于在「双学三子」闯入公民广场案后颁下判词,上诉庭在东北案判词中,亦回应对公民广场案裁决质疑。

对于东北案被告质疑引述英国案例案情过重(相关文章),部分案例甚至是涉及骚乱及多人受伤,上诉庭称,「当然知道那些英国案例的情节甚至控罪本身比本案更加严重」,但表示引用案例是要讨论非法集结控罪和「点出集体破坏公共秩序罪行的共同特徵」,并无採用案例作为量刑準则。

上诉庭重申,不会轻易接纳律政司提出刑期覆核加刑,因为下级法院处理案情,法律有保障人身自由推定,强调律政司司长必须说服下级法院判刑犯错或明显过轻,上诉庭才与干预加刑。